赵心绮 | 雕塑自我 奔向极致

谈及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华人珠宝设计师,Cindy Chao赵心绮是无法被忽略的名字。不只是技艺精湛的设计师,更多时候,她被称为才华卓著的珠宝艺术家。46岁,品牌创立15周年的Cindy Chao,一个可以被多方位解构的当代独立女性,正站在下一程航战的起点。

赵心绮

谈及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华人珠宝设计师,Cindy Chao赵心绮是无法被忽略的名字。不只是技艺精湛的设计师,更多时候,她被称为才华卓著的珠宝艺术家。由她创办的同名品牌CINDY CHAO The Art Jewel,创立仅5年时作品即被国家级博物馆典藏,引得无数明星名流竞相收藏。当代华人珠宝艺匠中的领军人物、在男性掌权的欧洲珠宝世界闯出一席之地的华人女设计师、将儿子送入沃顿商学院的单亲妈妈、建筑雕塑艺术的跨界传承者、敏感细腻的创作者、信念坚定的创业者、诠释力极强的品牌构建者……46岁,品牌创立15周年的Cindy Chao,一个可以被多方位解构的当代独立女性,正站在下一程航战的起点。

“我开始有一点期待爱情了。”46 岁的Cindy Chao 软软地蜷在沙发上,不同于品牌盛事或媒体上常见的干练、有力,这一刻的她缓慢、柔软。“30 多岁,我没有能力去驾驭爱情。那时候的自己是破碎的,也需要为了事业全力以赴,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人推开。现在,我觉得我有能力和时间真正去爱和被爱了。”

她有写日记的习惯,每年看40 多本书,会在敏锐的辨识与反思中不断进化思想;保养得当,46 岁的面容尚未留下岁月的深刻烙印;积极健身,体脂常年维持在20% 左右;有极佳的品位,有精确的时间管控能力,才华已经得到证明,对事物的认知越发开阔、达观,能够管理情绪,对绝大部分处境游刃有余。

在几乎任何一个维度上,Cindy Chao 都追求并达成着“极致”。

这是许多当代独立女性想要抵达的远方。

找到你最大的热情 然后深耕

外祖父是设计过北港朝天宫、妈宫城隍庙等著名庙宇的建筑师,父亲是技艺精湛的雕塑家。少儿时期跟随两位艺匠画草图、捏泥塑的经历,使得Cindy Chao原本也立志从事相关行业。母亲不希望女儿也像自己最重要的两个男人那样忙,所以建议她学珠宝。但母亲没有意识到的是:对事业的激情并不由行业决定。一个人如何处理他的时间,取决于什么最能吸引到他的注意力。女儿最终还是成了丈夫、父亲那样的工作狂,一个事业上的极致主义者。

奇妙的是,CINDY CHAO 之所以成为具有强烈辨识度的艺术珠宝品牌,所靠的却正是创始人从小耳濡目染的家学熏陶。来自建筑学的立体思维与结构承托,雕塑技艺在细枝末节上对栩栩如生的追求,共同构建了CINDY CHAO 的独特辨识度。你能够看到作品背面宛如枝蔓般承托宝石的金属线条,也会惊讶于那么大尺寸的珠宝作品竟然非常轻便。

“我很擅长做非常大件的作品,但大件珠宝用传统K 金的话是重到根本没办法戴的,所以很多年前市场上根本没有概念的时候,我已经看到未来,开始用钛金属镶工。”这样超前的思维与信心不能说与跨学科的经验完全无关。也许正是那些广泛的涉猎使Ci ndy Chao可以超越局限,大胆想象。

“人生没有哪段经历是白费的”,有心的人会把一切转变为养分。2004 年,在珠宝领域学习观察近10 年的Cindy Chao 发现,大多数珠宝品牌只是在做装饰品、做首饰。他们有遍及全球的店铺,有声势浩大的市场规模,却“不可能成为300 年后人们了解今天这个时代的通道”。

“我要把珠宝变成微型艺术品,让我的作品可以进入拍卖行、进入博物馆,成为后世了解今人今事的途径。”

对当年未满30 岁的Cindy Chao 来说,与其说找到了事业发展的方向,倒不如说是确立了自己的天命与人生意义。

世事玄妙,当人以赚钱、规模、名声作为目标进入一个领域时,往往在发生困难后自我怀疑或退却,或者哪怕巧合取得了世俗意义上的成就,自身却疲惫不堪、享受不到真正的乐趣。而当你以“这便是我要践行的人生使命,这就是我一定要为世界创造的气象”为出发点时,同样的艰难处境中你往往会获取更大的心力,也更能够坦荡、骄傲地享受胜利果实。

品牌创立后,Cindy Chao 无数次遇到“做不下去了”的窘境。

她的理念太超前,成本高昂的Black Label 大师系列,在长达近8 年的时间是不被人看懂的。她对艺术的追求又太执着,不计成本、不考虑商业回报,一定要选用最珍贵高级的材质。这些一度让她陷入财务危机。“身边没有一个亲戚朋友是没被我借过钱的。”

但在最难的时候,她也没有想过去寻找一个财力强劲的投资方或合作伙伴。“不恰当的合作方可能会让你付出更大代价。”也从来没有想过退而求其次,去做一个取悦市场的品牌。“大师系列每一件都要花费两到三年几万个小时,要跟欧洲最厉害的工匠合力完成。往往是用最先进的材质、最坚硬的金属去制造最柔软的线条,很多镶工、创意是超时代的,不被看懂是常态。”

当零售端同事沮丧反馈“客户看了没反应”时,Cindy Chao 拍手叫好。“因为艺术是超前的,所以他找不到任何已有的语言来形容。如果他们一看到说:‘哇,好漂亮!’那表示你是个很好的设计师。设计师只要找到符合市场需求的东西就会大卖,就是好设计师。但艺术家必须要跑在时代尖端,而且更加超前。”

度过了最初那段艰辛的、籍籍无名的日子后,CINDY CHAO 走上了一条快车道。

2009 年,她的作品首次被美国史密森尼国家历史博物馆列为永久典藏。2020 年,又一件作品被与卢浮宫齐名的法国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收为馆藏。那是品牌12 年前的一件作品,早已被藏家买走。几番周折,Cindy Chao 和那位藏家的名字共同成为馆中数百件作品里仅有的两个华人名字。

CINDY CHAO 也渐渐成为巴黎古董双年展、伦敦大师杰作展、欧洲艺术与古董博览会( TEFAF Maastricht) 等在国际上极具规格与门槛的业内盛事为数不多或唯一邀请的华人珠宝品牌。

在拍卖市场,从几十万到几百万美元,藏家们的热情数次刷新纪录,作品获得越来越多名人、明星拥趸。

当年那个小女孩带着最原始的热情想要创造的图景,比预想中更迅速地达成了。

某种意义上,Cindy Chao 实现了所有理想主义创业者、创作者的梦想。而对她来说:“我们正在进入成功的起点。我们仍然有太多的事情要做,过去几个世纪,珠宝领域一直是个非常西方男性沙文主义的战场,CINDY CHAO 是有很大潜力成为真正的世界级华人品牌。华人的,而不是西方的。”

赵心绮

竭尽所能 全方位优化自己

Cindy Chao 是个有着超强自我管控能力的人,这样的极致与精确几乎是全方位的。

取得名声与认可后,她对品牌的发展仍然非常冷静、谨慎。越来越多财团找上门来,提议扩张规模、加快速度。

“人生never say never,but,”她对自己说,“我不会让它成为遍地都是的商业化品牌。上海、北京、伦敦、巴黎、纽约……That's it。在世界级最重要的大都市都能看到CINDY CHAO 的Maison就可以了,而且必须要经过非常严谨的预约制度才能够进来。”

品牌仍然保持着极少的产量,Black Label 大师系列全球1 年最多仅15 件,White Label 高级珠宝系列1 年也不超过200 件。“因为很多作品的制作困难度是非常复杂的,对工艺的要求非常高,我们还没有准备好去量产。如果要成为世界级品牌,一定是靠质量而非数量。华人品牌一贯给人的印象是高度不够,我就是要去打破这一点。”

因为产量少,反过来,CINDY CHAO 在客户端也设足门槛。以上海“心邸”为例,这是CINDY CHAO 开在中国大陆的第一家珠宝艺术空间。首先以非常严谨的方式筛选藏家,之后销售顾问会在客人进店前详细了解对方资料,并针对性准备10 件作品,同时限制每个藏家每年至多收藏两件。“通常品牌恨不得1 个客人买走20 件对不对?对我来说不是的,我希望我的20 件作品是被10 个、20 个不同藏家收的。我享受极致打造作品的过程,也享受最大程度与真正欣赏作品的藏家之间的互相拥有,而不只是去做销售。”

与此同时,她刻意与顾客保持距离,因为“不想被市场干扰”,也很少像一般商业品牌那样做活动。“对我而言,最优质的服务就是提供最极致的作品,而不是搞一些世俗眼中比较花哨的东西。”但在每年一度的高级藏家聚会中,她会亲自上手布置。花艺、摆盘、口布、菜单这些细节统统亲自过问,将巴黎人风雅的艺术审美搬到中国。并极为注重宾客之间的关联性,为他们创造恰当的交流机会。有一向厌恶此类活动且对珠宝无感的藏家参加过后对太太说:“以后收藏CINDY CHAO,我全力支持。”

她以“魔鬼藏在细节中”为法宝,做减法,同时把留下来的优化到极致。那种专注度被身边人称为“Laser Focus”。“不是一般的Focus,是LaserFocus。”

比如不会在一天中规划专门的碎片创作时间,而是集中处理,可能整整一个星期甚至更长时间完全失联。“跟一切做切割,因为敏感度太高,别人一句话一个眼神都会影响创作。不听、不看、做自己,在创作世界里做最伟大的巨人。”

Cindy 是每时每刻都在思考的人,大量脑力活动需要运动平衡。于是每星期4 ~ 5 次瑜伽,3 次网球,3 次力量训练。还有很多时间在灵修、读《圣经》。“创作者要好好保护自己的灵感。”不过即便是消遣性事务,她也竭尽所能追求极致。别人10 年才做到的瑜伽动作,她1 年就要达成,打个网球也追求百发百中……几乎没有时间是被浪费的,没有无所事事,没有含糊其辞。每个动作都正中靶心,铆定目标后,以充分的思考和准备为前提,用精确的测算和坚定的执行力,最快速度抵达巅峰,然后换取游刃有余的自由。像个精准的仪器。

那些有可能会失控的呢?从源头上掐灭。有段时间她想学钢琴,即便可以很容易找到最好的老师,算算时间却觉得无暇兼顾,干脆放弃。

确定了目标就不马虎,用异于常人的努力去达成愿望。“像一匹赛跑中的黑马”,眼睛是蒙起来的,看不到旁边的世界在发生什么,年轻、结实、疾速——从30 岁到42 岁,每一天把24 小时当成36 小时来用,漫长岁月里,她的奋斗孤独而紧凑。

24 岁成为单亲妈妈,一边是把儿子养好的决心,一边是自我价值实现的热望。只有把自己热火朝天地投入到战场中,最大限度挖掘才华,锻造自身的一切能力,才有可能不被吞没,才有可能脱颖而出。

她说:“现在我是一匹雪白的、毛色柔顺的白马。”不再那么用力了,但可以优雅地成就更多。

法国人形容她是“A woman who has steelhands but always wearing velvet gloves”,这个女人有一双钢铁般的手,但她永远会戴上丝绒般的手套。“年轻的时候就是那双钢铁手。”Cindy 说,“那时候不懂得要戴上丝绒手套。”

赵心绮

全情拥抱 沉浸在当下的喜悦中

有10 年时间,Cindy Chao 连一次感冒都没得过。儿子考进沃顿那年,也是品牌进了巴黎古董双年展之后,她连续生病一整年。

“整个人松下来了。”42 岁以后,这个一路狂奔的“钢铁手”得以“较大范围忠于自我”。不再需要参加不感兴趣的场合,不需要应酬不那么欣赏的人群,越发不必在乎世俗观点,因为作品已经证明了她的才能。“我知道很多年轻人是很抗拒那些的。30 多岁,我也曾经必须去参加一些场合认识一些人,现在回想好像根本不用去做那些。但也许正是那些,才累积了我的视野,才打开了世界的大门。正是因为那个过程,今天的我可以坐在这里很忠于自我地去做我擅长并且喜欢的事情。所以有些事就算荒唐也必须要去做,因为你正在经历和创造未来的你。”

因为一直以来把每一天都用得淋漓尽致,当有人问起“最遗憾的是什么”,她没有答案。

人也许无法马上进入理想的生活方式,但仍然可以竭尽所能,在装备自己的进程中获得每一个处境下的最大收获。

面前这个46 岁的女人会令人不由得想到一句话:“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每一个怀抱青年志气的人心中,应该都会有一个理想的自己。那个自己不畏强权,不被世俗规则牵引,忠于内心原则,以自己瞧得起的方式获取了自己看得上的成就。

Cindy Chao 的珍贵之处正在于她践行了这样一条道路。她为当代年轻人展示了一种图景,即一个人可以在葆有自我的同时,杀进主流社会。你可以有所成就,可以成为时间的朋友,可以在日复一日的积累中循序渐进,可以将所有力量汇集、上升、突破。

而对于这个时代追寻自我价值的女性来说,她也提供了一种借鉴:你不一定要在最好的年纪遇到一个最疼惜你的爱人建立一个最圆满的家庭。你可以将注意力放到全力以赴实现作为一个独立个体的生命价值上,而不是一定要去完成世俗意义上的圆满、平衡。

但这条路是不容易的。光鲜的背后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苦楚?一个个走不下去的路口,要用多大的毅力才能抵住退而求其次的诱惑?要有多么强的毅力做自己的伙伴、陪自己坚持下去?又要拥有怎样的运气,才能成为一将功成万骨枯里的那个“将”?

回到开头的话题。46 岁的黄金级独立女性,如此优异的Cindy Chao,更容易拥有爱情了吗?“前阵子跟人分享,年轻时很努力想变成现在的我,在身心灵的一切维度上。我以为变成现在的我就可以拥有一切。但现在的我非常清楚,今天的一切反而是我的包袱。你的Package 不见得是加分的,反而是压力,在两性关系中。”

很多男性会非常尊重今天的Cindy,尊重是高级别的喜欢,但那是另一回事。敢于从伴侣这个角度靠近的人没有那么多。这一代传统男性还需要一点点时间来适应当代独立女性。

“不过仍然可以享受当下。20 岁很好,30 ~ 40岁是女性生命中非常美妙非常重要的10 年。但你要问我最好的年纪,我发自内心觉得是现在。与客观条件无关,当你能真正享受眼下生活的时候,你会感受到超越理性的快乐。”

“你认为当下的自己能够保持心绪平和、沉浸于生命的喜悦吗?”

“当然,非常。”

编辑:顾文瑾、张文冀 / 摄影:张文华 / 文字:月季 / 服装:丁佳佳 / 化妆: 李昱纬Ian Lee / 发型:Archie / 摄影助理:张岩、王忆恒、张志诚 / 服装助理:解会

申慱娱乐城平台 申博亚洲线上娱乐 98msc.com 申博会员真人 申博会员真人
申慱网上娱乐官网 申慱官网开户注册 申慱红太阳 申慱138网址 太阳城代理最高返水
太阳城平台百家乐 申博游戏网 申博会员官网 申博官网客户端下载 申博会员管理网
金沙客户端下载登入 申慱138真人在线娱乐 菲律宾申博开户合作 申博太阳城官方总代理 申博太阳城公司